北京
获取中.
 -

资讯中心

2017社交媒体不容忽视的三大趋势
2017-01-09 

 社交媒体巨头“去品牌”化发展,提升附属功能


在2013年,Facebook开始被年轻用户看做一种并不时尚的社交工具,如今Facebook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18亿。扎克伯格对于这样的现象表示,对于社交媒体的运营应当“去标签化”,不能单靠打着“Facebook”的旗号来吸引用户,应当发展多元化的服务,以满足日渐丰富的用户需求。随后Instagram,WhatsApp与Oculus VR ProGeo OY逐渐作为独立的APP运营,与Facebook并无明显的关联性,用多元化的应用和更为细化的服务来俘获更多用户的心。


这样的策略使得Facebook成为全球毫无争议的社交媒体巨头。但是在数字化世界中,事物是瞬息万变的,一个点击、一个键盘的敲击都有可能引起巨大的变化。


事实上,Snapchat这个正在崛起的媒体巨头正在逐渐融入到社交媒体蓝图中。尽管其用户基数只有Facebook的百分之二十左右,但是Snapchat巧妙地利用其可引起18-24岁年轻用户共鸣的视频内容,成功弥补了自身用户规模的劣势。


最新的Edison Research显示,在12-24岁的美国用户中,Facebook仍是最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其中32%的用户表示他们最常登录Facebook。而Snapchat以26%的用户常用率位居第二。与此同时,Snapchat在过去的一年中用户增长了11个百分点,而Facebook在同一时间段内失去了11%的用户。


Snapchat将自己的品牌重新定位为视频制作商,且像Facebook一样,其服务范围并不囿于其代表性APP的服务定位。Snapchat首席执行官Evan Spiegel近期更博解释道:“Snapchat目前在开发其他产品,如Spectacles,我们需要为新产品命名,同时这个名字应当秉承我们团队与品牌的亲缘性与趣味性。”


也正是这样的发展理念,为Snapchat这个年轻的品牌带来更为广阔的商业发展道路。


对于社交媒体而言,与现存的大企业融合是一条可选的发展道路,借此多元化的联结建立属于自己的帝国,如LinkedIn与Microsoft的合作。毋庸置疑的是,社交媒体都在努力使自己成为数字媒体中的大品牌,并不断保持这种发展势头。“各立山头”的发展时代一去不复返,融合的大时代已经到来。


抓住“超现实”科技的潮流


尽管目前Oculus Rift, PlayStation VR, Gear VR, HTC Vive …这些名字还未家喻户晓,但是这些VR产品即将走入千家万户。对于外行人而言,基于耳机以及移动设备的应用,VR技术是一种三维立体式的沉浸式体验。今年一些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都瞄准了这十分有潜力的市场。


Facebook四月份公布的十年发展规划中,将来发展的重点锁定在了AI/VR以及AR上。近期扎克伯格公布未来VR头戴式设备的大小将等同于一副普通眼镜的大小,并将同时具备强化功能与VR功能。拥有Oculus Rift这一设备,扎克伯格在其虚拟现实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步,未来的道路十分宽广。


在今后的生活中会有越来越多的用户接触和运用VR技术。Google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也指出我们未来的世界,将由现在的移动优先转变为AI优先。


社交媒体网络已经不再是独立的个体,其构成更为有机化,它们被深深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正如SRI International 的Dan Lynch所说,对社交媒体而言,最为关键的是联结用户的能力,在此能力基础上,其余的一切都将如期而至。


任何一个社交媒体都需要合理利用与整合VR,AI与AR技术,以适应这种“信息围绕的环境”。对于社交媒体而言最大的挑战便是创造出“电子移情”的情境,更为深入地与用户建立联系。


聊天机器人来了


2016年,聊天机器人成为了最为引人注目的新趋势。聊天机器人的工作原理是重组用户对话中的代码,使得与用户生成自动通话成为可能。聊天机器人的出现,使Uber,晚餐,飞机票等在线预订得以实现。用户通过智能手机达成方便快捷的预定,聊天机器人的这项功能很有可能带来在线贸易的革命性变化,同时也为“电子商务会话”的出现提供了技术基础,创造出一个全新的社交性人工智能服务。随着聊天机器人技术在信息平台的推进,我们期待这项技术在2017年带来更为显著的成就。


虽然聊天机器人可以为我们带来许多前所未有的便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可以取代一切。社交媒体仍需多样化的发展策略,而非依附单一应用元素。


对此,阿迪达斯的经营策略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阿迪达斯今年开始布局暗社交领域,它成立了“Tango Squads”(探戈班),这是一个由年龄在16-19岁之间的足球内容创作者构成的网上社区,这个网上社区主要由一些即时通讯App构成,如Facebook Messenger、WhatsApp和Line等,成员分布在全球15个核心城市,如柏林、伦敦、巴黎、米兰和斯德哥尔摩等,目前每个班的成员人数大约在100-250人之间,阿迪达斯希望到2017年能发展到500人,并借助这个社区,了解、测试和优化它的暗社交。


探戈班计划始于2015年的欧洲冠军联赛,当时阿迪达斯在柏林通过Twitter的“私聊信息”(Direct Message)功能招募了一批有影响力的人与阿迪达斯赞助的一位运动员进行私聊。阿迪达斯也意识到,随着Snapchat、微信等社交媒体不断涌现,越来越多的人更愿意在这些平台上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人分享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而且过去用户只能发短信,到现在可以发送视频、音频和图片,暗社交平台的创新,为阿迪达斯打开了另一扇门。


阿迪达斯全球品牌沟通高级总监Florian Alt指出,目前全球70%的品牌推荐都是通过暗社交,而非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体。探戈班成员分散出去的内容更可靠也更有生命力,因为它是在一个高度私密的环境里传播的。Alt甚至认为,同样的内容,把它发给500个各有2000个粉丝的探戈班成员,它的可靠度、真实性也比给一个有百万粉丝的大V高。同时,这些私密环境中的讨论,有可能会形成热门话题,从暗社交领域传播到一些免费媒体,为品牌带来曝光。



来源: 中国传媒人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