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获取中.
 -

资讯中心

卫视四百档综艺未见现象级 数量创新高质量没跟上
2017-01-16 

这两年,细心的观众会发现,电视里“霸屏”的不是电视剧,不是广告,而是各类综艺节目。这种直观感受,在1月13日举办的“2017传媒内参综艺高峰论坛”上得到印证。该论坛发布的《传媒内参电视综艺、网综、直播综艺调研报告》显示:2016年各省级卫视共有400多档综艺节目上线,是2015年的两倍,创历史新高。然而,过去一年并未出现像《中国梦想秀》《中国好声音》一样的现象级节目。很多综艺节目为博观众一笑而挖空心思。“观众是笑了,但笑得太廉价。”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展研究中心政策研究所所长李岚在论坛上指出,若迷失在廉价的笑声中,综艺节目就难以获得长久生命力。

模式依赖 嘉宾同质

资本搅局

“经过这几年的翻箱倒柜,我们把国外能模仿的节目模式全都模仿了一遍。”曾一手打造出《中国好声音》《中国梦想秀》等现象级综艺节目的浙江卫视原总监、中国传媒大学网络视频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夏陈安在论坛上指出,我们的综艺节目最大的问题是原创缺乏,对国外的节目模式过度依赖。观众熟悉的“好声音”“好歌手”“奔跑的大叔”“出走的大婶”等几乎都是从国外引进的节目模式。据统计,72.45%的韩国综艺节目版权已经被我们买断。由于大都模仿国外的节目模式,在过去一年里,我们的电视荧屏上出现了“两个姐姐、三个爸爸、四个挑战”的混乱现象。

与此同时,综艺节目的嘉宾也出现了高度的同质化。据媒体统计,演员薛之谦去年接下了31档综艺节目,歌手大张伟去年接下了29档综艺节目。很多节目嘉宾不是在节目录制现场,就是在赶往录制现场的路上。不少观众反映,打开电视,很多综艺节目的嘉宾总是那么几张“老面孔”,同一个嘉宾在不同节目中“插科打诨”,用的也是同一种套路,看多了“难免让人厌烦”。

去年除了省级卫视的400多档节目,各视频网站推出的网络综艺节目也多达111档,比2015年增加了15.6%。每档综艺节目的制作成本,少则三五千万元,多则一两亿元,钱从哪里来?不少节目的背后都有资本的身影。

“相较于影视剧,综艺节目更像是‘快消品’,一季节目几个月就播完了。它不像影视剧可以做衍生品,可以延长产业链,综艺节目的收益基本全靠播出时的广告。”夏陈安说,“资本是要求回报的,而且回报越快越好,所以现在综艺节目制作有一个规则——节目还没上马,投资方先要问制作团队广告落实了没有。”

因此,在“快速收益”的压力下,综艺节目制作方宁愿花大价钱购买国外成熟的节目模式,也不愿意花上几年时间去搞原创研发,宁愿请“人气高”的“熟面孔”当嘉宾,也不愿尝试用“素人”。同时,为了增加收视,不少节目不断用庸俗甚至低俗的内容吸引眼球,在贩卖廉价笑声的路上越走越远。

内容为王 导向为魂

创新为要

为了规范综艺节目的创作和播出,去年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的调控措施。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压力下,一些机构和制作人员有点茫然,甚至出现了抱怨声。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宣传管理司司长高长力介绍,很多电视台、制作机构的负责人每次见他都问“节目到底应该怎么做”。

在此次论坛上,李岚再次提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局长聂辰席去年年底对综艺节目提出的要求,即内容为王、导向为魂、创新为要。在她看来,这应是所有综艺节目必须坚守的原则和底线。对于一些不按政策办,试图打擦边球的节目,她警告“久走夜路必逢鬼”。而高长力则建议节目制作人员在把节目推向市场之前,先拿给自己的孩子看,那样最能检验节目是健康还是低俗。“如果我们都不愿给自己的孩子看,那凭什么推向市场,让别人家的孩子看?”

在遵守政策、坚持导向的同时,又如何在市场竞争中突出重围?在资深传媒人温静看来,在传播渠道格局已定的情况下,接下来将迎来内容大战,因此不同的综艺节目一定要找到细分的市场并提供精确内容。比如,《传媒内参电视综艺、网综、直播综艺调研报告》显示,网络综艺节目的忠实受众有两类,即“95后”和已婚女性,其中后者占到观众总数的六成。可长期以来,制作者只是把目光盯在“90后”身上,并未将其细分为“95前”和“95后”,更没有想到网综观众群体中有那么多已婚女性。因此,在行业垂直细分化的形势下,进入市场的节目制作机构需要迅速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此外,目前资本对综艺节目的介入,处在草莽生长的阶段,缺乏规划性。资本投不到好的内容上,只会拉低内容的下限,最后也会影响资本的回报。在夏陈安看来,需要将资本和内容实现有效嫁接,让内容和市场并驾齐驱。现在,很多内容制作团队不懂得资本运作,而资本机构又不懂得内容生产,所以急需既懂内容又懂资本的“中间人”把它们二者撮合到一起。夏陈安说,他和他的团队正在做这样的事情。(本报记者 韩业庭)




来源: 中国传媒人才网